新闻详情

神农溪——世界纤夫文化活化石

 二维码 17
发表时间:2022-12-20 11:38作者:冯源来源:恩施日报

迢迢水出走长蛇,怀抱江村在野牙。

一叶兰舟龙洞府,数间茅屋野人家。

冬来纯绿松杉树,春到间红桃李花。

山下青莲遗故址,时时常有白云遮。

——杜甫《西瀼溪》



神农溪纤夫。文林 摄



神农采药的地方


巴东新县城北岸,有一条山溪叫神农溪,地接神农架,相传是神农氏尝百草的地方。



上古时代,瘟疫流行,哀鸿遍野。那时,神农氏是部落联盟的首领,也是“五氏”的最后一位神。为拯救黎民,他决定亲尝百草,为民治病。



他走了七七四十九天,进入大巴山、巫山一带,顺着长江,乘着木排顺江而下,出巫峡口后,看见一条溪水从狭窄的山崖间奔流而出。溪水清澈无比,山峰高耸入云。神农觉得这正是采药的绝佳之地,便架着木排,顺溪而行,历经百难,采药尝药。一日,神农氏正在深山老林采药,不小心被一群毒蛇围住,有的缠腰,有的缠腿,有的缠脖子。神农氏被咬伤倒地,浑身发肿。他忍痛高喊:“西王母,快来救我。”王母娘娘听闻后,即派青鸟衔着一颗救命解毒仙丹前来搭救。青鸟在天空中盘旋俯瞰,在一片森林里找到了神农氏。毒蛇见王母的使者青鸟来了,吓得纷纷逃窜。青鸟将仙丹喂到神农氏口里,神农氏逐渐从昏迷中清醒。完成使命的青鸟正要振翅而归,神农氏感激涕零,高声向青鸟道谢,谁知刚一张口,仙丹落地,立刻生根发芽长出一棵青草,草上长出一颗红珠。神农氏仔细一看,与仙丹完全一样,放入口中一尝,身上的余痛全消,便高兴地自言自语:“有治毒蛇咬伤的药了!”于是,给这味草药取名“头顶一颗珠”。这种名贵的药材,在神农溪随处可见。



还有一次,神农在崖边采药时,脚底下的石头松了,不小心滚下深沟。醒来后,他觉得浑身疼痛难忍,口渴得很,想喝点水,又动弹不得。几经挣扎,爬到沟边,只见沟里流水浑浊不堪,腐草烂叶散发出阵阵臭味,令人作呕。神农叹了一口气,忽然发现沟边生长着几棵像荷叶一样的药草。他爬过去一看,里面盛着清亮亮的露水。神农赶忙捧着叶子,把里面的水一口气喝个干净,顿时觉得身上的伤痛轻了许多,并逐渐恢复了元气。他高兴极了,又把那荷叶形、开小白花的药草尝了一遍,伤势立刻痊愈。神农采下这棵救命的药草,给它取了个形象的名字“江边一碗水”。



就这样,神农氏尝出了三百六十五种草药,写成《神农本草经》,为天下百姓治病。为纪念他的功绩,他经过的这条清溪,后人就称为神农溪。



(董祖斌编撰)



游客在神农溪游览。文林 摄



纤夫拉纤。文林 摄



世界首富与神农溪纤夫


2010年10月17日,在时隔十五年后,沃伦·巴菲特和比尔·盖茨第二次来到中国,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《对话》做嘉宾。到中国之前,他们说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实现,就是想再见见当年在神农溪旅游时的导游和纤夫。

两位世界首富想再见神农溪纤夫,是怎么回事呢?

原来,早在1995年,出于对中国这个神秘古老国度的好奇和向往,比尔·盖茨邀请巴菲特同行,做一次低调的中国旅行。那次旅程被比尔·盖茨与巴菲特称作“17天穿越中国”,也是他俩第一次游览神往已久的神农溪。坐在独特的“豌豆角”木船上,躬着腰、曲着腿、喊着号子、流着汗的纤夫映入他们的眼帘,看到峡谷激流中匍伏行进的纤夫们劳苦而达观的样子,巴菲特感慨不已。

晚宴时,巴菲特对比尔·盖茨说:“伙计,在那些纤夫当中,说不定会出现另外一位比尔·盖茨啊,但是因为他们出生在这里,命运就把他们锁在了这里!”

此后的十五年中,巴菲特时常想起神农溪的纤夫们。

十五年了,他们还在拉纤吗?

中央电视台几经周折,终于找到了当年的导游胡万清和纤夫代表余拱让。

在节目现场,巴菲特一眼认出了余拱让,两人热情地互相拥抱。当年,余拱让并不知道巴菲特是谁,只知道他很有钱。握手拥抱后,余拱让问巴菲特:你还是那么有钱吗?

巴菲特笑了,全场观众也笑了。巴菲特掏出钱包说:我更有钱了,谢谢你的关心!

余拱让用纯朴的巴东话回答:那就好!

这话,惹得台下笑声一片。

巴菲特问余拱让:你还在拉纤吗,有钱了没有?

余拱让说:在拉纤呢,我也有钱了,还建了一栋房子,有七层高!

巴菲特听了大为吃惊,连连竖起大拇指,全场又是笑声一片。

主持人问余拱让,准备给巴菲特先生送点什么?

余拱让面带笑容,激动地对巴菲特说:听说您要来中国,我编了一双神农溪纤夫穿的草鞋,送给您,作个纪念,祝您发财!

巴菲特接过草鞋,非常激动。全场再次响起热烈掌声。

(董祖斌编撰)


20世纪90年代的神农溪漂流。(资料图)


神农溪之恋

神农溪,不仅风景神奇秀丽,这里还流传着一个故事。

梅子(化名)是日本小有名气的画家,出生于日本大阪市的一个名门望族。1997年底,她在全日本美术作品大赛中获一等奖。1998年4月,作为奖励,深爱中国文化的父亲让她去中国采风写生。于是,她来到了神农溪畔。

那天,梅子和其他游客一起坐在木船上游览。就要进入激流险滩时,六七个光着脊梁的纤夫一起跳进溪水为他们拉纤。梅子的目光被一个纤夫吸引了,他身材匀称,肌肉结实,线条舒展,表情达观而坚毅,特别是那双明亮的眼睛传达着一种独特的光芒。梅子的心灵被震撼了!学了20年的绘画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生动的素描“模特”,她当即拿出了画板。

神农溪上的匆匆一瞥,让梅子怦然心动。上岸后,她叫随行的翻译帮她打听到了年轻纤夫的名字。他叫谭树成(化名),36岁,已经成家,是土家山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农忙时在家种地,农闲时下河拉纤,贴补家用。

时间过得飞快。两个月后,谭树成收到梅子从日本大阪寄来的包裹,里面有一幅谭树成在神农溪上拉纤的画,还有一张梅子的照片。

又过不久,有一天,谭树成正在溪上值班,听见外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。他跑出去一看,发现一艘小游艇上,有个漂亮女孩正在朝自己挥手。这个女孩居然是梅子!原来,梅子回国后,抑制不住对谭树成的思念,专门来中国看望他。

梅子跳下船,用不太熟练的汉语激动地说:“你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素描!”


梅子希望谭树成跟她一起去日本,还承诺,只要谭树成跟她去日本,她可以用梅氏家族的钱来投资开发神农溪漂流。谭树成拒绝了她,梅子失望地回到了日本。

梅子并没有放弃。回到日本后,她决定到洛阳的一所大学留学,把洛阳作为自己的爱情“根据地”,一边学习,一边给谭树成写信,等待爱情。

这一等,就是3年。

知道梅子所做的一切,谭树成纯朴善良的妻子劝他:“你去吧,去跟她说,我俩认她做妹妹,行不?”

谭树成来到了洛阳。他告诉梅子,自己是在妻子的鼓励下,才鼓起勇气来洛阳的,还转达了妻子对她的关心和问候。梅子顿时对这个有情有义的中国嫂子肃然起敬!她流着泪告诉谭树成,在中国学习的这几年,自己对中国的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,她祈求谭树成原谅她。

后来,带着对谭树成和他家人的默默祝愿,梅子悄然离开了中国。


文章分类: 新闻动态-神农溪
分享到: